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电子邮件
热点关注
站内搜索


合作网站
首页 > 文章导读
环保部门设置、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

 

 
□杨柳(广西财经学院国际教育学院 广西南宁530003)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内部控制视角下促进企业绿色环保投资主动行为的实证与对策研究”(项目编号:17CGL017);广西财经学院青年教师科研发展基金项目“环境规制约束下企业环保投资提升财务绩效路径研究”(项目编号:2016QNB10);广西财经学院青年骨干教师培训计划
◇中图分类号:F27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5812(2018)11-0064-03
 
摘要:文章以我国2013—2014年沪深股市的制造业上市公司为样本,研究发现:企业环保部门设置与生态创新显著正相关;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负相关。进一步研究发现,在不同产权性质和不同企业规模下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的关系具有显著差异。
关键词:环保部门设置 生态创新 企业财务风险 企业规模 企业产权
 
    一、引言
  根据欧盟提出的定义,生态创新是创造新颖的和有价值竞争力的产品、工艺、系统和程序,以满足人类需求,并实现单位产出中最低的能耗和有害物质排放,从而为每一个人提供终其一生的良好生活质量(EC,2011)。早期关于生态创新研究大多基于制度理论,认为企业进行生态创新是为了顺应环境规制(董颖,2011;李怡娜等,2011)。之后学者们基于利益相关者视角对生态创新相关问题进行分析,例如Horbach(2008)认为企业进行生态创新是为了满足消费者要求,张韵等(2014)认为生态创新主要源自于供应链、客户和社会对企业降低环境影响的压力。我国学者彭雪蓉(2014)基于利益相关者理论分析了政府、客户、竞争者和高管观念对生态创新的影响。薛求知等(2014)分析了跨国企业的“绿色订单”对生态创新的影响。还有学者基于资源基础观(Barney,2001;Hart et al.,2011)的视角对生态创新的影响因素展开讨论,认为资源获取是生态创新与企业绩效的中介变量(彭雪蓉,2014)。也有学者从其他方面对生态创新的影响因素进行研究,例如利息增长压力、跨国公司技术转移(隋俊等,2015)、出于获得竞争力和确保稳定增长的社会责任战略目的等。然而,企业发展生态创新除了外部影响因素外,组织内部控制制度对生态创新的影响也至关重要。
  另一方面,由于生态创新的可持续管理模式更多的关注社会、环境和经济之间的相互协调,因此公司绩效反映为环境绩效、经济绩效和社会绩效。前期研究中,大多学者认为生态创新对企业绩效有积极影响(张轩等,2015)。譬如:企业可以通过绿色创新节约环境成本从而增加资源生产率。企业采取积极主动的环境管理战略能够集合不同部门朝着环境保护的目标前进,通过利用环境技术创新去解决环境问题(黄和平等,2010)。而且生态创新有利于提升企业绿色品牌形象(刘雯雯等,2015),提供企业发展新市场的机会和增加竞争力,企业具有越高的污染前瞻性技术创新水平,就越具有成本优势(Christmann,2000)。但是,现有研究缺乏从企业风险视角研究生态创新的经济后果。
  本文以我国2013—2014年沪深股市的制造业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在分析环保部门设置与生态创新关系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之间的关系,揭示生态创新的内在驱动因素及其经济后果。
  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一)环保部门设置与生态创新
  根据社会学家Stanley H.Udy 1965年对“组织”下的定义,认为组织是具有明确和有限目标的团体或集体。因而,组织设计需要根据企业的目标而定,适当的组织设计有利于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使整体组织受益,但如果企业设计与管理目标脱节,将产生决策延误、应变失误、冲突发生以及行政管理成本上涨等问题。当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时,组织内部职能发生相应的变化,选择与外部环境相适应才是最好的出路。在组织设计适应环境方面,企业可以增设部门及专人去处理环境带来的挑战及要求,这样可以使劳动专业化。企业面对环境保护和创新的双重新任务,独立环保部门的设置使劳动专业化,使个体知识、技能和信息等留存量得以汇总,促进个体资本增值并提升组织价值。因此,本文提出假设1:
  H1:限定其他条件,环保部门设置与生态创新正相关。
    (二)生态创新与企业风险
  企业实施生态创新有助于促使一个组织在一般生产、人事和财务管理等内容基础上围绕环境方针的要求开展环境管理。企业将环境治理纳入整体管理体系实施生态创新,有利于企业形成成本优势,节约环境成本从而增加资源生产率。同时,生态创新强调将绿色环保理念融入产品设计和包装中,将增加产品的差异化,有利于提供企业发展新市场的机会和增加竞争力。因此,生态创新可以有效控制政治环境、市场环境和法律环境风险,有助于降低企业财务风险。当企业内部环境发生变化,特别是企业经营环境适应外部环境变化,降低了企业经营风险,债权人将索要较低的风险补偿,企业融资成本较低。同时,能够吸引更多的风险投资家对实施生态创新的企业进行投资。因此,本文提出假设2:
  H2:限定其他条件,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负相关。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择
  本文从2013—2014年我国沪深股市制造业上市公司中选取研究样本,并对数据做了如下处理:剔除B股数据,本文仅收集沪深两市A股样本数据;剔除缺失样本数据,最终获得1 694个研究样本;为了避免极端值的影响,对连续变量进行1%的Winsorize缩尾处理。
  变量“生态创新”和“环保部门设置”的数据来自于上市公司的年度财务报告、社会责任报告以及环境报告书中披露信息,全部为手工收集数据,其他数据来自于WIND数据库。
    (二)变量界定
  企业财务风险:用现金比率来表示,该指标代表企业的短期偿债能力,是被普遍认可的重要指标。现金比率越大说明财务风险越小,现金比率越小说明财务风险越大。生态创新:用ISO 14001来衡量,因为ISO 14001环境管理体系预防性、持续性、系统性、自愿性、可认证性和适用性特点,能够较好地衡量生态创新的状况。环保部门设置:哑变量,若企业设置了环保部门为1,否则为0。其他控制变量的取值方法见表1。
    (三)模型设立
  为了检验环保部门设置与生态创新的关系,本文考虑内生性问题,采用因变量与自变量滞后一期的时间间隔,构建如下回归模型1:
    EIt=β0+β1DEPt-1+β2SIZEt-1+β3SOEt-1 +β4GROWTHt-1+β5NPMt-1+β6EMt-1+β7ROAt-1+β8POLt-1+ε
  为了进一步讨论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的关系,构建如下回归模型2:
    RISKt=β0+β1EIt-1+β2SIZEt-1+β3SOEt-1+β4GROWTHt-1+β5NPMt-1+β6EMt-1+β7ROAt-1+β8POLt-1+ξ
    (四)描述性统计
  本文对模型所涉及的变量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具体结果见表2。
  通过表2可以发现,国有企业与非国有企业相比,生态创新、独立环保部门设置、企业规模的均值都较高,特别是企业规模的均值7.266远高于非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的2.872。而非国有企业的财务风险、销售净利润率和资产收益率均值远高于国有企业的均值。可见,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在环保部门设置、生态创新和财务风险上存在较大差异。
  同时,本文还检验了变量之间的相关系数情况,具体见下页表3。通过相关系数检验可以看到,独立环保部门设置、企业产权性质以及企业规模与生态创新显著相关,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显著相关。其中,环保部门设置、产权性质、企业规模、企业所属行业与生态创新显著正相关,营业收入增长率、销售净利润率、权益乘数、资产收益率与生态创新显著负相关。生态创新、环保部门设置、企业产权性质、企业规模和权益乘数与企业财务风险显著正相关,营业收入增长率、销售净利润率、资产收益率与企业财务风险显著正相关。这说明所选变量之间存在较强的相关关系,但变量与变量之间的相关系数的绝对值小于0.5,变量之间不存在严重的多重共线性问题。
  四、实证分析
    (一)回归结果与分析
  1.环保部门设置与生态创新。从下页表4模型(1)(2)(3)的回归结果来看:环保部门设置与生态创新在1%显著性水平上显著正相关,与假设1一致。这表明环保部门设置能够使企业劳动专业化,促使员工的个体知识和技能得以发挥和整合,满足外部环境或利益相关者对企业的绿色诉求,有利于企业进行生态创新。其他控制变量:企业规模与生态创新在5%显著性水平上显著正相关,说明企业规模是技术、人力、资金等方面实力的体现,企业规模越大越有利于开展生态创新。企业所属行业与生态创新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显著正相关,结果说明了重污染行业的上市公司受到环境规制的压力更大,为了缓解环境规制压力更有可能实施生态创新。
      2.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从表5模型(1)的回归结果来看: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在1%显著性水平上显著负相关,与假设2一致,说明企业进行生态创新有助于降低企业财务风险。进一步按照产权性质以及按照企业规模中位数分组,检验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的关系。从表5模型(2)和模型(3)的结果可知,在国有企业组中,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负相关,但不显著。在非国有企业组中,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在1%显著性水平上显著负相关,说明企业是否实施生态创新对非国有企业与国有企业财务风险的影响有显著差异。
  从表5模型(4)和模型(5)的结果可以发现,在大规模企业组中,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负相关,但不显著。在小规模企业组中,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在1%显著性水平上负相关。上述结果说明企业是否实施生态创新对大规模企业和小规模企业财务风险的影响有显著差异。
    (二)稳健性检验
  此外,为了验证本文实证结果的可靠性,本文还进行了如下稳健性检验,限于篇幅没有报告全部的回归结果:第一,用偿债能力指标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代替现金比率,分析企业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之间的关系。第二,用Z值来综合衡量企业财务风险,Z=1.2X1+1.4X2+3.3X3+0.6X4+0.999X5,其中:X1代表营运资本/总资产;X2代表留存收益/总资产;X3代表息税前利润/总资产;X4代表总市值/负债总计;X5代表营业收入/总资产。上述稳健性结果与前文的实证结论保持一致,说明本文上述研究结果的可靠性。
  五、结论
  本文以沪深股市2013—2014年制造业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检验了环保部门设置与生态创新关系,以及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的关系。研究发现:环保部门与企业生态创新显著正相关;企业是否实施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负相关,并且在不同产权性质和企业规模条件下两者的关系具有显著差异。
  通过上述研究,本文提出以下建议:第一,企业应适应外部环境变化,适时调整组织结构设计,通过设置独立环保部门使其职能专门化协调各部门工作,调动各部门及全员生态创新的积极性。第二,生态创新是企业社会责任的积极表现,有助于降低企业财务风险,企业应重视承担环保责任带来的绩效。Z
 
 
 
 
参考文献:
    [1]Horbach J.Determinants of Environmental Innovation-New Evidence from German Panel Data Sources[J].Research Policy,2008,37(1).
    [2]Barney J B.Firm Resources and Sustained Competitive Advantage[J].Advances in Strategic Management,1991,17(1).
  [3]董颖,石磊.生态创新的内涵、分类体系与研究进展[J].生态学报,2010,30(9).
  [4]彭雪蓉.生态创新、资源获取与组织绩效[J].自然辩证法研究,2014,30(5).
  [5]李四海,李晓龙,宋献中.产权性质、市场竞争与企业社会责任行为[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5,25(1).
  [6]张敦力.财务管理亦须“低碳”[J].财务与会计,2011,(3).
  [7]Christmann P.Effects of“Best Practices” of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on Cost Advantage: The Role of Complementary Assets[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2000,43(04).
  [8]蒋伏心,王竹君,白俊红.环境规制对技术创新影响的双重效应——基于江苏制造业动态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中国工业经济,2013,(7).
  [9]李怡娜,叶飞.制度压力、绿色生态创新实践与企业绩效关系:基于新制度主义理论和生态现代化理论视角[J].科学学研究,2011,29(12).
 
作者简介:
    杨柳,女,广西财经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企业社会责任、财务管理等。

文章刊登于《商业会计》2018年第11期

环保部门设置、生态创新与企业财务风险.pdf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 © 2005-2016《商业会计》杂志 图文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订阅管理 投稿管理
copyright © COMMERCIAL ACCOUNTING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订阅热线:010-66095303(发行部)66095301(编辑部)66095331(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