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电子邮件
热点关注
站内搜索


合作网站
首页 > 文章导读
去产能企业资产和债务处置问题研究

 

□赵慧琳(义马煤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财务管理部 河南义马 472300)
■中图分类号:F27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5812(2018)12-0038-03
 
摘要:随着煤炭、钢铁企业供给侧改革深入推进,煤炭行业去产能已取得初步进展,原先过剩产能压力已明显减弱,但由于去产能时间紧、任务重等,导致去产能存在很多遗留问题,尤其是过剩产能企业资产债务问题。文章以大型国有煤炭企业为例,探讨去产能企业资产债务处置,并提出切实建议。
关键词:化解过剩产能  资产债务  处置
 
由于煤炭企业整体负担较重,再加上煤炭企业存在大量井下巷道资产难以回撤,去产能企业普遍存在着债务化解难、资产处置难的情况。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截至 2016 年末,煤炭企业已经去产能2.9亿吨左右,2017 年至少退出1.5亿吨煤炭过剩产能。从根本上改变了煤炭企业的供需状况,大部分煤炭企业经营状况有所好转。但是去产能后,企业面临的是大量无效资产和高额债务的处置,由于没有明确的政策指向,难以对去产能后资产和负债进行处置。本文以大型国有煤炭企业——义马煤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煤公司)的实践为例,对企业化解产能后资产和债务的处置问题进行研究。
  一、煤炭企业去产能处置资产和负债存在的问题
  (一)缺乏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的金融债务政策指导
  近几年,随着前期大、快、多的煤矿项目陆续投产,造成煤炭市场需求持续低迷,产能严重过剩,供需失衡,煤炭产销量和售价持续下跌,大部分企业经营亏损,资金流急剧恶化,被迫举债维持经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年底,煤炭行业整体负债总额 3.68 万亿元,同比增长10.4%;行业整体平均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 70%左右,是 1999 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煤炭行业去产能涉及大量无效资产和高额负债,而且企业长年积累下来的债权债务关系非常复杂,还有很多遗留问题,不仅有对银行的负债,还有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大量应付账款以及企业相互之间的担保等,这些复杂的债权债务致使企业资产和债务处置难度增大,债务处置不当会直接造成银行不良资产上升,企业之间的互相担保也会引起连锁反应。另外,由于煤矿生产的特殊性,大部分资产投入到了井下巷道和设备,井口一旦封闭,巷道将报废,基本上无法回收。在去产能煤矿进行破产清算时,这些资产及债务很难通过市场化手段处置,尤其在合资矿井更难保障各方利益。
  2016 年 12 月,中国银监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及工业和信息化部三个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问题的若干意见》,为地方处理去产能企业金融债务问题提供了政策依据,如何破解企业吊销证照、领取奖补资金和已有债务处理间的艰难困境,成为2017年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另外,因为去产能要求在 3 年内不再批准任何新建项目,这种做法,确实能有力遏制产能增长,但给很多企业退出产能的资产转产再利用带来困难,尤其是去产能占整个企业产能比例较高的企业,资产转移再利用的问题更为突出,人员安置也无出路,这些都需要对去产能企业的金融债务问题尽早解决。
  (二)企业经营困难局面短期难以改善
  一是受稳定煤价政策、安全投入加大、环保压力以及露天矿征地滞后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从2017年11月份开始,煤炭价格下跌趋势渐渐明朗化。从各项数据指标上看,最新一期(201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为581元/吨,较环比下降1元/吨,尤其指数连续四期下降,累计跌幅达到5元/吨,煤价下行趋势确立,直接影响煤炭企业经营环境,短期内难以实现扭亏。二是银行借贷金额大,历史欠账多、安全压力大、矿井关闭退出亏损严重、涉法涉诉案件增多等困难和问题短期内很难实现根本好转。三是企业深化改革缺乏政策引导。在企业深化改革方面,当前有关具体政策引导未到位,尚未明确去产能矿井清算程序。四是企业损失金额大。去产能和僵尸企业预计损失金额巨大,2018年1月财政部明确了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处置国有资产损失财务处理,所产生的资产损失要计入正常清算损益,没有优惠政策,损失直接造成潜亏,企业经营压力大。
  (三)奖补资金使用范围较窄
  财政部印发的《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财建[2016]253号)规定,专项奖补资金只能用于企业职工分流安置工作,使用范围限制过窄,与实际需求存在较大差异。矿井关闭期间产生的相关费用不能在奖补资金列支,需由企业自行负担,造成资金使用效益未能最大化发挥。
  二、义煤公司化解过剩产能情况
  (一)义煤公司基本情况
  义马煤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1958年,前身为义马矿务局,2008年末改制为义马煤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2月,通过借壳控股下属子公司河南大有能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2013年9月与河南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战略重组,组建了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下属控股子公司。义煤公司现有职工5.9万人,现有生产矿井28对(包括8对整合矿井),公司煤炭资源储备雄厚,下属企业分布于我国的河南省、青海省、山西省、四川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及澳大利亚等。主要生产长焰煤、贫瘦煤、焦煤、洗精煤以及煤化工和铝加工产品等。
  (二)义煤公司化解过剩产能特征
  1.数量多、分布广。义煤公司2016年关闭退出矿井6对,2017年关闭退出的39对矿井分布在两市八县(市),数量多、分布广(洛阳区域25对,产能435万吨;三门峡区域14对,产能240万吨)。
  2.任务重、时间紧。河南省发改委在去产能工作中布置了完成时间节点,必须在时间节点前保质保量完成,任务重、时间紧。
  3.社会影响大、历史遗留问题多。去产能大部分为兼并重组矿井,影响大、问题多,各方矛盾比较突出,这给义煤公司的关闭退出任务带来了极大的挑战和障碍。
  (三)义煤公司化解过剩产能处置资产和负债存在的问题
  1.义煤公司整体负债和经营情况。
  (1)负债总额居高不下,资本结构不合理。2016年以来,义煤集团已经关闭退出43处矿井(包括兼并重组矿井42处),涉及产能783万吨,在册职工13 000余人,下属各个去产能矿井账面资产达到26亿元,各项账面负债达到17亿元。另外,各去产能矿井涉及义煤集团统贷统还资金达23亿元,大部分被关闭煤矿由义煤集团统借统还或担保投入,煤矿关闭退出后,债务自然由仍存续的主体企业义煤集团承担。去产能矿井的负债如不能有效地处置,将会使其净资产减少,进一步恶化公司的财务状况和融资条件。
  义煤公司负债总额居高不下,资产负债率偏高(达到86%)、资本结构不合理,短期借款达到40%,利息负担过重,资金缺口不断扩大,面临较大的财务风险。截至2017年11月底,义煤公司带息负债总额21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58.16亿元、长期借款 68.39亿元、承兑汇票41.95亿元、中期票据8亿元等。
  (2)国有老企业,经营包袱依然沉重。随着2017年8月以来煤炭市场回暖,义煤公司收入开始大幅提升,利润亏损逐步减少,但是资产负债率一直在攀升,资金成本高,再加上企业成立时间久,历史遗留问题多,暂时的市场好转并不能解决企业的根本问题,债转股无法落到实处,包袱依然沉重。2016年末资产总额502.05亿元,负债总额432.93亿元,资产负债率86.23%, 2016年营业收入196.38亿元,2016年利润-35.86亿元;2017年末预计资产总额522.52亿元,负债总额460.53亿元,资产负债率88.14%,2017年预计全年收入264.23亿元,2017年预计利润-7.86亿元;2018年末预计资产总额525.38亿元,负债总额459.36亿元,资产负债率87.43%,2018年预计实现营业收入265亿元,2018年预计利润-3.73亿元。
  2.资产、负债处理难。去产能后,矿井账面上资产金额较大,实质上大部分都是无效资产。井口一旦封闭,地下巷道里面的资产多数无法回撤,地面的土地厂房、机器设备等资产也比较难处置,另外还需要额外投入运维等费用,这对企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去产能矿井多数效益不好,债务难以偿还,诉讼官司多,账户被冻结,矿井难以谋求出路,难以转型脱困。目前,义煤集团去产能矿井法院已判决的案件达150多起,标的达3亿元,以煤矿目前的经营状况根本无力偿还。
  3.资产债务处置化解工作进展缓慢。兼并重组煤矿存在矿农、工农关系及企地纠纷交织,在重组前后存在大量的历史遗留问题及资产债务纠纷。按照河南省政府“先把纠纷问题放一放,先关再处理”的总体要求,义煤公司39对矿井已全部按标准进行了封闭,但由于暂无煤炭过剩产能资产处置及债权债务化解的具体政策及办法,目前,存在的129起涉法涉诉案件,标的额达3.15亿元,仍未妥善解决,关闭退出矿井在资产尚未合法处置前产生的土地租赁费、看护费等一系列成本费用不断累加,也暂无解决途径,新问题不断滋生,各种问题不断叠加,久拖不决或处理不慎将会严重影响和谐稳定的局面。
  三、义煤公司采取的措施
  义煤公司在化解过剩产能中,针对以上存在的问题,采取了很多措施和手段,2016—2017年去产能矿井共处置资产1 749.43万元。
  (一)开展清产核资,摸清资产债务状况
  按照河南省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关于开展清产核资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义煤公司将产能退出矿井纳入清产核资审计范围,通过清产核资,理清退出企业财务状况,为下一步资产债务处置奠定基础。
  1.清产核资资产损失情况。清理出资产净损失17 494 349.50元,已经在2017年年初未分配利润反映。其中:流动资产净损失23 562.89元、固定资产净损失600 236.06元、在建工程净损失16 870 550.55元。具体有:义煤集团新安县渠里煤业有限公司因矿井封闭,井下设备无法撤出损失600 236.06元;义煤集团新安县渠里煤业有限公司所属上灯井属基建矿井,因矿井关闭,在建工程整体已停、废,损失金额11 958 631.03元;义煤集团华兴矿业有限公司东三铝石探巷工程项目损失4 911 919.52元。
  2.制定详细回撤方案,最大限度地挽回企业损失。做好兼并重组矿井的清产核资、摸清家底工作,对物资设备提前采取处置措施。回撤方面,按照河南能源及义煤公司关于关闭退出矿井设备物资回收的规定,在确保安全和效益的前提下,依时间节点、进度计划开展设备物资回撤工作。根据“效益优先”, 制定详细回撤方案;按照“先易后难、先远后近、由里向外”的顺序“能回尽回”。不能回撤、需放弃的物资,由矿专业组、经济效益核算评估组审核后报公司去产能物资回撤督导组,组织生产、机电、供应、设备租赁、财务、审计等部门,开展安全技术及经济效益分析,进行会审确认。2016—2017年共计回撤物资1 530万元,重新用于其他矿井生产需要。
  (二)分类进行资产和债务处置
  1.退出矿井为分公司的,由于其母公司义煤公司作为法人继续存在,退出矿井的资产和债务实质是存续法人的资产债务,其处置只能分别进行。对于存货、机器设备、房屋等固定资产,能够正常使用的,优先在集团公司内部调剂;不能生产复用、无使用价值达到报废条件的,需要按照国有资产管理规定,根据权限履行相关决策程序后作为资产报废来处理;对于债权类及其他资产,在去产能企业清算过程中将积极采取相应回收措施。对于去产能矿井欠付的职工薪酬,将根据职工安置方案,通过使用专项奖补资金及企业自筹资金,按规定支付工资、社保费用;应交税费按规定清缴;其他经营性负债,根据退出矿井所属法人企业资金状况逐步清偿。
  2.退出矿井为子公司的,由于其已无债务偿付能力,且其负债绝大部分为对股东的借款,可由债权人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或由股东决议解散清算,进入破产程序或清算程序后,资产、债务按《公司法》《企业破产法》等相关规定进行处置。2017年去产能矿井39对,全部为合资的子公司,要走破产清算程序。
  四、相关的对策建议
  (一)建议国家出台化解煤炭过剩产能资产、债务政策指导
  1.研究出台配套政策和处置细则。一是国家相关职能部门应结合企业实际,出台相关配套政策,明确资产和债务细则,给予企业政策上的指导。二是简化不良资产核销、诉讼流程。建议财政、税务、司法、银行密切配合,制定切实可行的操作办法,简化流程,提高不良资产处置效率。修订完善《企业破产法》,加快去产能企业市场出清步伐,为企业创造良好的融资环境和企业创新打下基础。
  2.进行合理债务分割。去产能关闭矿井的债务处置,可比照执行2008年原国有煤矿政策性关闭破产的优惠政策,一是对其直接贷款的银行债务,建议采取停息挂账或计息挂账的方式处理,或者直接视为呆坏账作为银行不良资产予以核销;二是对不是直接对外贷款、由母公司“统借统还”的银行债务,按退出产能占全公司总产能的比例,可考虑银行按此比例进行债务核销,以降低集团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改善融资环境。
  3.尽快明确资产处置办法。完善去产能企业遗留资产估值以及不良资产核销管理制度,尽快让账面上的有效资产按照市场价值“变现”、无效资产清出,加快去产能企业不良资产的价值变现,最大限度挽回企业损失,提高企业运行质量和效益。
  4.分类处置资产。对亏损严重且扭亏无望、资不抵债和资源枯竭矿井直接走破产程序,依据破产清偿顺序清偿债务,原法人单位注销。对于短期内经营困难但仍有发展潜力的矿井,债权人与企业签订债务重组协议,给予企业三年宽限期,债权人承诺三年内不抽取贷款本金,同时停提停付利息费用,待企业运行好转后偿还本金和利息费用。
  (二)拓宽奖补资金使用和列支范围,加大扶持力度
  建议政府有关部门结合近两年来企业去产能实际情况,修订完善《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财建[2016]253号)相关政策,扩大专业奖补资金使用范围,将相关关闭费用等纳入使用范围内,加大对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矿井的扶持力度,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三)拓宽煤炭企业融资渠道,构建煤炭行业发展的多元化融资平台
  1.发行特别国债。以去产能矿井所欠集团母公司债务为上限,考虑由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支持集团母公司贷款银行核销因去产能所涉及的债务,减轻母公司资金压力,降低企业经营压力。
  2.支持金融机构将退出产能煤矿债务实行“债转股”。 一是积极争取银行将债转股落到实处,二是鼓励资产管理公司或基金机构通过发债、支付现金等方式,以市场价格剥离收购部分银行债务。等煤炭企业经营效益好转后,可以采取约定价格回购或股权置换等方式偿还借款,以降低财务费用负担,改善企业融资环境。
  3.改变融资方式。煤炭企业要逐步改变传统上占70%以上银行贷款的间接融资方式。一是依托上市公司平台加大直接融资比例,积极盘活处置无效资产。二是采取多种方式融资,充分利用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股票、债券等各种融资工具,拓宽融资渠道,进行长短期贷款置换,改善原先不合理的资本结构,通过不断优化融资成本与负债结构,降低企业财务风险,使融资成本真正降下来。
  4.积极引入战略合作者和财务投资者。为改善资本结构,实现煤炭企业产业升级成功转型,建议引导民间资本设立煤炭产业投资基金、煤炭资源整合基金、煤炭产业转型发展基金,既可以为民间资本提供投资方向,又拓宽了煤炭企业融资渠道。X
  
参考文献:
  [1]中国人民银行吕梁市中心支行课题组.煤炭行业去产能背景下金融风险的防范研究[J].华北金融,2017,(1).
  [2]叶旭东.我国煤炭行业去产能面临的挑战及对策建议[J].煤炭经济研究,2016,(6)36.
  [3]韩文娟.国有能源企业集团债务违约原因分析——以云南煤化工集团为例[J].商业会计,2017,(6).

文章刊登于《商业会计》2018年第12期

去产能企业资产和债务处置问题研究.pdf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 © 2005-2016《商业会计》杂志 图文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订阅管理 投稿管理
copyright © COMMERCIAL ACCOUNTING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订阅热线:010-66095303(发行部)66095301(编辑部)66095331(传真)